小“棒槌”大产业——抚松县人参产业蝶变发展记事

时间:2019-6-24 分享到:

  近年来,抚松县以振兴人参产业为时代责任和历史使命,用现代化产业的发展思路谋划人参产业发展,全力做优以人参为主的医药健康产业。通过人参文化、参旅融合的发展模式,推动人参产业健康稳步发展。

  种参技术的革新

  漫山遍野黄蓝相间的参棚,微风轻拂着嫩绿的参叶。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,记者来到抚松县参王植保有限责任公司人参资源圃,见到了正在田间劳作的刘维岩,与他畅谈起当地人参种植技术的发展。早期本地参农的种植器械比较匮乏,栽参、播种都需要人工来操作,不可避免地要耗费大量的人力。如今播籽机、松土器等工具的应用使得工作质量和效率得到大幅度提升,一台播籽机就可以节省十几个人工。参棚用塑料薄膜的规格和品类也在不断地更新,新型生物农药的广泛使用也使得参农收益颇丰。“上世纪九十年代,一丈地7.5公斤的产量已经属于高产,而现在一丈地12.5公斤的情况只是平常。早先我们主要看园参的外观、品相,现在标准更加严格、规范了,人参的农药残留必须要经检测达标。”说起人参种植,刘维岩娓娓道来。

  难忘的卖参路

  提及自己几十年来的人参产业从业经历,万良长白山野山参博物馆馆长、野山参传统工艺传承人徐桂丽感慨万千。“我出生在一个与人参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家庭,姥爷闯关东来到当地后,与我的爷爷一同从事人参种植,成为1952年后万良第一批种参户。我从很小的时候便开始随同母亲南下浙江卖参,走一路卖一路。那时候交通不便,做背包客十分辛苦。母亲会在一趟买卖结束后,挣点钱贴补家用,自己喜欢的花裙子也是随母亲一道辛苦换回来的。万良有了人参市场后,我家也从最开始的河边贸易到旧的人参市场,从露天的摊位到能够遮阳挡雨的水泥台、绿铁皮柜台,再后来做起了精深加工,一步步发展起来,1997年终于有了自己的门店,渐渐形成了品牌。”徐桂丽说,像她一样长大的孩子闻到人参的清香味会有很舒服的感觉,这么多年之所以能够一直从事这个行业是由于老一辈的言传身教。她觉得人参的生长习性和人有许多相似之处,与一般的作物有很大区别。人参优雅地躺在泥土之中,芦、艼、体、须、纹是五形,每一样都能反映出它独有的品相、气质。

  经过20多年的培育,万良长白山人参市场已成为全国最大的人参交易市场,鲜人参年交易总量达6万余吨,干参年交易量近1万吨,正在逐步向现代化、标准化、国际化的专业人参交易平台迈进。

  “药食同源”带来的新成长

  2014年,5年及5年以下人工种植人参被列入药食同源目录,允许在限定使用范围和剂量内作为药食两用。此后,抚松县出现了一批以人参作为原材料的食品加工企业,研发出了种类多样的健康养生产品。兴隆酿酒生产的小参酒系列、华润和善堂人参饮片等都是这一类产品的典型代表。目前,抚松县共有人参企业336户,在生产加工上,淘汰了过去大锅蒸小锅煮的加工方式,注重精深产品的研发,拓宽人参应用领域。

(来源:长白山日报)

版权所有:http://www.renshen365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